泉天下社区 丐帮本相
月入过万的“乞丐”

        近日,媒体曝光了关于职业乞丐的一些报道,使得“组团去乞讨”的(网)民声甚嚣尘上,作为一个三观超正,并且肩负社会责任感的小编,希望用以下内容换回一颗颗想要当叫花子的心:乞讨不易,且行且珍惜。

      
“丐帮”本相20140916
职业乞讨者月入过万,日子过的好滋润
行乞赚钱?
乞讨老人蹲邮局清点成堆零钱 每月汇款万元
近日,一位老人蹲在邮局大厅内清点大堆零钞的照片被发到网上,引发众多网友关注。新京报记者昨日多方证实,这名老者常年在西客站附近乞讨,而他也总是提着大袋的零钞,不定期到建国门内大街的邮局点钞汇款。 有职员表示,中秋过后,老人因零钞太多,曾一连三天到此清点汇款,网传照片应该就是这期间所拍。 中秋节后,乞讨老人蹲在邮局大厅内清点成堆的零钞。据知情者称,老人月均汇款万元左右。 网友供图 去年6月,邮局职员拍摄同事帮老人数钱的照片。 老人蹲大厅数成堆零钞 老人蹲地上清理零钞的照片,来自一位媒体人的微博。 照片中,一位六七十岁的老者蹲在邮局大厅内,身前是成堆零钞,其中多为一元的纸币,其次是五毛的。老人披着一件深蓝色衣服,裤管卷到膝盖处,额头和膝盖
济南火车站现最牛乞丐 端金饭碗俩月收入近
济南火车站现最牛乞丐,怎么个牛法?人家俩月收入近万元,这在济南可不是一般的工薪阶层能达到的水平。   熊关举,安徽固镇人氏,在济南火车站沿街乞讨时被民警制止。民警试图将该名乞丐送到救助站或遣返原籍,怎知这乞丐死活不肯走。为什么呢?乞丐说了,在这里一天有上百元的收入,是个铁饭碗。真应了一句“别看咱衣衫褴褛,咱有的是钱”。 最牛乞丐  见民警不信,乞丐干脆亮出了自己的存折。只见密密麻麻的存款次数和存款金额,多则800,少则500,着实让人吃了一惊。仅是1月24到2月9号半个月的时间,熊关举共存款5次,总额2480元。照这样看来,一个月也有5000元的收入了。这何止是铁饭碗,简直是金饭碗。只是让施舍者知道了,估计心里得很不是滋味吧。   笔者想起了很久之前看过的一篇报道,说南京
南京地铁乞丐月入过万:有两套房随身带护照
今年乘客针对地铁的投诉,九成与乞讨有关。根据《南京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地铁内严禁乞讨,从2009年至今,地保办执法大队共处理乞讨行为10269起。地铁部门调查统计,80%都属于“职业乞讨”,这些乞讨者家庭并不贫困,现场检查他们的随身物品,曾发现有港澳通行证、护照、高档手机等。昨天起,南京地铁、南京地铁公安联合开展乞讨百日集中治理行动,希望市民能够通过微博、微信进行举报,同时承诺举报有奖。职业乞讨者,“月薪”轻松过万地铁乞讨为啥屡禁不止?按照《南京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对于乞讨行为最高只能处罚100元,而大多行乞人员一天就可以收入四五百元,甚至上千元。 据介绍,地铁部门曾与公益组织合作,来帮助这些乞讨人员。但是在对他们进行调查时发现,其中80%的乞讨者家庭并不贫困,家中有劳动
职业乞丐月入逾万元 网友惊呼“乞丐,有钱
你还在办公室里为了完成一份任务而苦苦加班吗?你还在端茶倒水,讨领导欢心吗?上海地铁职业乞丐月入逾万元,深深刺痛了普天下白领的心。  上海警方通报,今年以来共抓获地铁乞讨人员3.25万次,有5600人受行政处罚。目前上海的职业地铁乞丐达约200人,以老弱病残为主,其中有20多人被收容达100多次。上海轨道交通俱乐部提醒:地铁乞丐不是没钱而是骗钱,大多月入上万,所以别给他们钱!   南京地铁乞丐有两套房专赴港澳给孩子买奶粉 衣着褴褛,身体残疾,生活无着落,需要社会关怀救助的困难群体,这是我们对乞丐的传统印象。但最近网络曝出个别乞丐“随身携带港澳通行证、护照、高档手机,有的月薪过万”,让人大跌眼镜,引得众网民调侃“要投身乞丐行业”。事实是怎样的?地铁乞丐真那么富有吗?
曝乞丐的惊人内幕!残疾是被虐出来的!
惨绝人寰!
东莞“丐帮”:幼童被断腿后反复敲打致流脓 越惨越赚钱
凤凰卫视2014年3月13日《社会能见度》播出“‘丐帮’调查”。2000年,广西梧州人卢剑秋在东莞失踪,2010年9月,卢剑秋的堂姐卢小燕在东莞发现了一名乞讨的残疾男子,残疾人自称是当年失踪的卢剑秋,随后,残疾男子被人抬走。在寻找堂弟的过程中,卢小燕的家人咨询过一位叫王秀勇的残疾老人。2010年东莞扫黄中,王秀勇曾经因为向警方提供手绘的扫黄地图而声名鹊起。王秀勇在东莞街头卖艺时,也曾混迹过“丐帮”。 据王秀勇讲述,东莞周边的丐帮很猖獗,很多丐帮专门操纵残疾人和儿童进行乞讨。有所谓的“丐帮”帮主是个农民,由三四个老乡充当打手,控制着十几个残疾儿童。“丐帮”会“租赁”甚至“收购”残疾儿童,另外,有些未婚先育生的孩子,被弃掉了,丐帮要是得到消息,会想办法买回来,一旦落到他们手中,这个
安徽宫小村致富黑幕:全村靠租瘫儿行乞牟利
  自1月8日起连续报道《是谁令乞讨女童手脚腐烂总不能好》以来,记者在连日的跟踪报道中发现,在广州北京路、中山四路、中山五路附近的近30多个残疾小童乞,竟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并集中在该县宫集镇宫小村、坟台镇王大村等地。难道这几个地方竟然“盛产”残疾儿?真的像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家里发了大水?   宫小村又叫“瘫子村”,村民租一个瘫儿每年3千元,买一个6千,带一瘫儿行乞一年能赚万余元   记者千里大追踪,来到了小璇璇等几个残疾儿的家乡——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宫集镇宫小村,记者采访发现,宫小村并不穷,而是镇上出了名的富裕村,“五万不算数,十万刚起步,宫小想露脸,廿万称小富”这是形容宫小村的一句顺口溜。更令人惊讶的是:大多数村民的富裕,竟是靠压榨小残乞得
儿童乞丐被摧残 女孩哭求别用硫酸用刀
 乞讨团伙残害儿童身体骗取路人同情 专家呼吁设立专门机构救助受虐儿童   在马路中间“被乞讨”的孩子  2010年11月19日,星期五,上午11时,北京工人体育场北路。上班族期待的周末已近在眼前,街上每个人都走得匆匆忙忙,在这条马路的中间,几个人穿梭在车流中散发广告。除了发广告的人之外,还可以看到两个人在马路中央,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孩子,她们在车流中乞讨。   这个女人穿着黑色上衣、灰色裤子,都有点旧,但并不破烂,身后背着一个红色的背包,脸有点黑,穿着、外貌比一般乞丐好得多。她乞讨的惟一“卖点”,就是身前那粉色襁褓中的孩子。孩子的脸向着她,旁人看不到,只能大概估计出孩子是1岁左右。   笔者站在马路旁边,一边用手机拍照,一边默默观察,慢慢发现这对“母子”有点不对劲。这里临近
东莞丐帮DIY制造残疾乞丐:弃婴被弄残乞讨后再遭抛弃
  对“东莞丐帮”熟悉的王秀勇,清晰地把“丐帮”如何把捡回来的弃婴弄残、用于乞讨、然后抛弃的过程描述了出来。过程极为触目惊心—— 弃婴被弄残,被用于乞讨,然后被抛弃   “这个帮主真的,他为了这个利润,有的把那个一岁两岁的小孩,那个时候呢是硬硬的把那个腿给他搞断,有的我看了有用那个砖头,用那个木板,那个小孩哭的,当时我。敲了以后他这个腿上流脓,就感染,感染以后也不给他治,他慢慢这个腿就烂掉了,越烂得流脓,他越惨越惨他越赚钱。他就是叫小孩那个腿,不会叫它好,就你好了就疔了疤了,他也得用小棍敲一敲,给你敲的流血流脓。” 残疾人“越惨越赚钱”  “他们就利用办法不让你说话,一般说话的办法有几种,小一点的他给你吃安眠药,强力安眠药叫你昏昏沉沉的睡上几个小时,利用你睡
你所不知道的乞丐“帮”
本相毕露!
不一样的精彩
从潘多拉开始发展到现在,这已经经过了半个世纪了,为什么全讯网发展是经久不衰的呢,这必然和现代的娱乐有 着紧密的关系,那么到底全讯网是对现代的娱乐带来了哪些不一样的精彩呢,现在我们就对潘多拉进行分析了解吧 ,这样之后你就能够发现这种娱乐的存在其有很重要的作用了。这样你就会发现潘多拉是全讯网的一种很精彩的游 戏。真人娱乐也有,业余娱乐的也有,都可以带给大家不一样的精彩。 全讯网对现代娱乐的影响是非常重要的,潘多拉对现在的全讯网也起了一定的影响,这是一种简单方便的游戏,只 要你想玩随时随地都可以参与游戏,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玩全讯网娱乐,也是知道怎么玩它的,潘多拉里面包含有全 讯网很多游戏,甚至有些游戏更是精彩,但是如果你要让一些玩家来说其中的技巧和规则,我想这都是困
说说你所不知道的丐帮
  最近看到很多人在纷纷传说东莞乞丐的事情,起因是凤凰卫视放了一个乞丐的节目   凤凰卫视的节目中,折断孩子手臂,逼迫乞讨,在江湖上早就有了,江湖黑话叫做“采生折割”。   丐帮中有一群人,专门从事采生折割。。   我在15年前就暗访过乞丐群落,比东莞乞丐节目中的惨烈多了,也详细多了。   采是寻找,生是幼童,这个是用暴力手段致残。   这伙丧尽天良的暴徒,寻找能够找到的所有幼童,进行蓄养。女童,会卖给一些有钱人,或者卖给妓院;男童长得漂亮的,会卖给杂耍的,或戏班子;男童长得不好看的,会被折断胳膊,加以摧残,然后逼迫他们乞讨。   采生折割进行摧残男童的时候,会将手脚折成奇形怪状的样子,这样更会激起人的同情心,更能够要到钱。   我们在大街上看到那些残疾儿童乞
记者揭乞丐诈骗伎俩:瘸腿走路利索哑巴能说话
15日下午5时,三名乞丐在济南一路口乞讨,老汉躺着老太跪着,小男乞丐一脸凝重。   连日来,很多济南市民在历山路历下大润发附近都见过这样一幕:两个年轻人给两名老年乞讨者喂饭、喂水,很多人因此被感动。但记者调查发现,这些乞讨者至少有9个人,他们对外号称是一家人,实际上是一个职业乞讨团伙,靠“演戏”博取同情心。   变形一 街头瘸腿乞丐 被指走路利索   “以前只听说过,没想到竟亲眼看到这么有爱心的人。”14日中午,市民孙女士在历下大润发附近十字路口东侧看到两个年轻人给两名年老的乞讨者喂饭,非常感动。   记者随后来到该十字路口时,两位老人仍在乞讨。一位留着齐耳短发、身穿红衣的女孩正蹲在一旁给老人喂水,见记者走过来她匆匆离去。   两位老人也重新跪卧在褥子上。跪着的老太太
中国现代丐帮真的存在吗
中国真假丐帮致残乞丐内幕揭秘 中国现代丐帮真的存在吗   今天看《社会能见度》节目,放东莞“丐帮”致残乞丐以乞讨的视频新闻采访。我在几年前认识一位作家朋友,他写过一篇深度揭秘老乞丐拐骗小孩致残以乞讨的中篇小说。通过这位作家朋友,我认识了一位自称是丐帮北方副帮主的乞丐。去年的时候,这位乞丐还来过一次石家庄,在新火车站西广场南边的两个栏杆之间住过半个月上下。通过这个副帮主,我了解了一些文字上读不到的东西。   丐帮的历史沿革问题   在聊“丐帮致残”事件之前,不得不先聊丐帮的历史沿革问题。我认识的这位副帮主对丐帮的历史沿革问题,描述的类似宗教色彩。他说,正宗的丐帮,拜范丹为祖师爷。范丹曾经施舍落难的孔子,救过孔老二的命。而认朱元璋为祖师爷的丐帮,不是正宗的,而是
起底街头行乞者:从爱心绑架到黑手集团介入
  5月22日,王志刚、于东东、张志国三人,因涉嫌组织残疾人乞讨罪受审。京华时报报道称,“丐帮”帮主张志国,9个月内账户存款130余万元,乘飞机时坐头等舱、吃西餐等。   在城市生活的人对乞讨者并不陌生。他们每天定时定点出现,各自特征明显,有的满头白发衣衫褴褛,有的靠跪在滑板上前行,有的自称小孩患有重病急需钱治疗。乍一看,这些乞讨者确实可怜,真实情况是否如此?   职业乞丐收入高 救助站“请都请不进来”   厦门救助管理站对台海网表示,街上的乞丐“请都请不进来,因为来我们这里拿不到钱”。曾在网络上被曝光的“磕头哥”就表示,以前当过司机,月薪7500元,后来辞职不干了,因为乞讨赚的钱更多。   丽江名丐“蝙蝠侠”向云南信息报记者谈“收入”时,神色得意,他说:“这几个月最
乞丐故乡甘肃岷县:贫困战胜尊严乞讨文化扎根
   贫瘠的土地上种出的药材当归产量低、个头也小 经常外出乞讨,计划生育政策也难以落实 回家的第一件事是到祖宗的坟头上烧炷香 村里家家住的都是这样的土坯房   为什么来西安乞讨的多是甘肃岷县人。是什么原因令他们甘愿忍受卑下甚至屈辱的生活?难道仅仅是由于贫困才促使他们选择了乞讨?难道他们真的贫困到了只能以放弃尊严并放弃孩子的尊严去活着?为了解答这众多的疑问,记者随一家乞丐来到了他们千里之外的故乡进行深入探访———   乞讨生活是清苦的,也是城里人所无法想象的。简陋的环境,粗糙的食物,日日放弃尊严在大街上向路人伸手,怎么说在心底都难以承受,更别说自小就以这种方式来生活的孩子了。   为什么来西安乞讨的多是岷县人?是什么原因令他们甘愿忍受卑下甚至屈辱的生活?难道
广州乞丐“集团化” 最烦“同行、下雨、帮主”
两名老乞丐正在交流“行乞心得” 一名男子拖着一个残疾小孩四处行乞,并声称这是他的儿子 这个小男孩抱着一个婴儿在向路人诉说他的“悲惨遭遇”   成规模地越来越职业化乞丐们自称“同行、下雨、帮主”是他们的三大烦恼专题策划吴斌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王道斌本版摄影本报记者庄小龙年前,记者花了2周的时间对广州市的乞丐状况做了一个初步的调查。发现这些平时在普通市民眼里看来除邋里邋遢之外,并无其他特点的“叫花子”却令人惊异地表现出越来越“职业化”的倾向——为了乞讨,他们成规模地走上了“集团化”的道路;为了乞讨,他们划定了严格的内部界限,严禁“同行”手伸过界;为了乞讨,他们已掌握多种博取同情欺骗善心人士的办法……这一切不得不使人感叹:面对这群日趋职业化的乞丐,好心的人们将如何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丐帮
  看过武侠小说的人,一定对“丐帮”这个词不陌生。然而,对于丐帮的内情,大多数人却知之甚少。事实上,这个社会最底层的群体,也有着自己的一套帮规和结构。   丐帮的“帮规家法”   在花子(乞丐)社会中,统治大小花子的头目,统称“团头”。他们在花子当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在花子的世界里,他就是皇上,他定下来的规矩,就是金科玉律,他吩咐下来的话,就是金口玉言。谁要是不听,按“帮规家法”处置起来,简直比“国法”还要严酷三分。   花子们犯了事儿,团头居然也同官府一样坐堂问案,轻则掌嘴打屁股,重则三刀六个洞——给你一把七寸钢刀,让你自己在身上随便哪儿戳三刀,但每刀必须戳穿;更重的还可以割鼻、剁眼、砍手、剁脚直到淹死、吊死、乱石砸死、乱棍打死。   这种“帮规家法”
施舍乞丐是献爱心还是助纣为虐?
为之奈何?
解救被迫害的乞丐就是最好的施舍
  近日,有媒体曝光“东莞丐帮”,犯罪团伙用各种手段使人致残逼人乞讨。一位曾混迹东莞丐帮的老人称,帮主为了利润,会把幼童的腿砸断,而幼童越惨帮主就越赚钱。而为了防止大一点的孩子报警,丐帮会给他们吃强力安眠药,这样的孩子寿命很短,随时会被帮主扔掉。(3月18日《南方都市报》)   几年前,安徽省阜阳市太和县宫小村及其附近地区盛行“带乡”的丑闻就被曝光,当地不少人以此为“专业”,拐卖儿童,残害儿童,强迫儿童乞讨,其行径令人发指。这一新一旧两则报道相互印证,诉说着一些“丐帮”的罪恶。   很多人认识丐帮,是通过《射雕英雄传》里的洪七公或者《天龙八部》里的萧峰,他们手下的丐帮,纪律严明,团结合作,扶助弱小,行侠仗义,也因此在江湖上具有很高的威望。而在现实生活中被媒体
程奎星:谨防真假乞丐难辨背后善意被掏空
衣着褴褛,身体残疾,生活无着落,需要社会关怀救助的困难群体,这是我们对乞丐的传统印象。但最近网络曝出个别乞丐“随身携带港澳通行证、护照、高档手机,有的月薪过万”,让人大跌眼镜,引得众网民调侃“要投身乞丐行业”。(广州日报 6月13日) 靠乞讨成为暴发户,还把乞讨作为一种职业,不知廉耻地炫耀骗取的钱财,这样的人不是乞丐,是好吃懒做的社会蛀虫。置尊严于不顾,把人格抛得九霄云外,用伪装骗取世人的同情心,把骗取人们爱心和善意当成发家致富的手段,真假乞丐难辨背后,人们的善意正被掏空。 假乞丐敛财是一种丧失了人格和尊严的悲哀,这样的人只认钱,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骗取钱财的工具,这是生命的悲剧。一个人倘若丧失了起码的道德观,连人格与尊严都不顾,这样的人即便有钱,也注定是贫瘠和
用"去救助站"可鉴别真假乞丐 市民勿滥施同情心
  同情心作为正常人的一种基本情感,需要通过施舍、帮助别人等方式得到满足。有人就精明地利用了人心这种向善的需求,以乞讨为职业敛财。这种假乞丐被网友定性为西安市十大顽疾之一,从8月10号起,市政府开始为期100天的集中整治。陕西台记者蒋俊带您关注《丐帮的打假运动》   8月10号,西安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双十乱”现象集中整治工作。假乞丐是市容方面多年来的顽疾,此次自然也被列入到整治名单中。然而,相关工作才刚刚起步,问题便接踵而来。首当其冲的是,如何甄别假乞丐。   西安市救助管理站站长助理孙晓斌说:甄别特别不好甄别。咱只能看他行为,他只要在那儿乞讨,或者经常性在那儿乞讨,咱就定性他为乞丐。定义你不好定义,你说他是假的,他就在那儿要呢,这就是真的。具体他的目的
上海地铁乞丐月入上万是真假?如何辨别真假
上海警方通报,今年以来共抓获地铁乞讨人员3.25万次,有5600人受行政处罚。目前上海的职业地铁乞丐达约200人,以老弱病残为主,其中有20多人被收容达100多次。@上海轨道交通俱乐部 提醒:地铁乞丐不是没钱而是骗钱,大多月入上万,所以别给他们钱! 南京地铁乞丐有两套房 专赴港澳给孩子买奶粉 衣着褴褛,身体残疾,生活无着落,需要社会关怀救助的困难群体,这是我们对乞丐的传统印象。但最近网络曝出个别乞丐“随身携带港澳通行证、护照、高档手机,有的月薪过万”,让人大跌眼镜,引得众网民调侃“要投身乞丐行业”。事实是怎样的?地铁乞丐真那么富有吗?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进行了调查。 职业乞丐去香港给孩子买奶粉 南京市地铁交通设施保护办公室第五中队中队长李斌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和地铁乞丐打交道。
街头乞丐真假难辨市民献爱心有顾虑
每天,不管是在热闹繁华的市中心,还是在人烟稀少的小巷,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大多衣着破烂,蓬头垢面,甚至拖着残疾的身体,口中念念有词地祝福或埋怨,他们有着一个共同之处——乞讨。连日来,记者在广安中心汽车站、广宁南路、城北北街等人流密集地蹲点采访,发现不少乞丐行乞,但他们的身份却真假难辨,让很多市民感到为难,不知道该选择避开还是慷慨解囊?   宁愿行乞不愿接受记者帮助   3月7日上午,记者在广安中心汽车站候车区看到,3名年龄相仿的花季少女在不停地比划着,用手语进行交流。记者仔细观察,发现3名女孩都是聋哑人,她们的着装一致:穿深色棉衣,着蓝色牛仔裤,斜挎着包,手里拿着笔,脖子上挂着残疾证。   几分钟后,3名女孩登上了不同的汽车。记者透过车窗,看见其中1个戴鸭舌帽的
行乞方式千变万化 乞丐真假难分越发职业化
  据PHOTOCOME图片社报道,乞丐行乞的方式越来越多样化了,有的赤膊上阵,在广场上写下“万言书”讲述自己的“悲惨遭遇”;也有的打扮成贫困学生的样子,一言不发地跪在地上,面前摊开的是一张“英文简历”———用英文描述自己的境遇等等,真是花样百出。有人说乞丐现象已经形成了一种文化,但这是种什么样的文化,今天和过去的乞丐又有什么不同呢?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武汉大学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运清教授。   乞丐真假难分   周教授曾在自己的研究论文《都市农民的二次分化与社会分层研究》中根据行乞手段,把街头乞丐大致分为以下几类:   1.挟技之丐。这类乞丐身怀技艺,他们一般在主干道上或唱曲,或舞蛇,或玩杂耍等,总之是卖艺行乞。在汉口江汉路步行街上,总有一对中年夫妻,男的弹琴,女
施舍乞丐是助纣为虐吗?
问:有大量骗子以行乞为名行骗,有些小孩沦为小乞丐,都是你们这些“善良”的人造成的。你们的所谓善举,说白了就是助纣为虐。如果你们不给他们钱,还会有人以行乞为名行骗吗?小乞丐背后的歹人还会逼他们出来要钱吗? 答:回答这两个问题之前我读一篇短文给你们听: 2003年11月24日,寒风中,光着上身的姚亚卉不知道已经多少次被哥哥姚朋从身上踩过,她是躺在一块钉满两寸多长铁钉的木板上被哥哥踩的。她已经有些麻木了。记得她第一次躺在这块钉板上时,钻心的疼痛已让她哇哇大哭,更不用说让哥哥在身上踩上几下了。现在小亚卉幼嫩的背上已经斑斑点点结满了痂。 这几天,安徽合肥淮河路上,小亚卉和哥哥一直在上演着这出“把戏”。行人看着不忍心,纷纷报以同情,给他俩一些零钱。 小亚卉今年刚刚十岁,读到小学三年
善良的底线虽正被不断挑战,但不劳而获的侥幸和施暴虐乞的行为终会自取灭亡!!因缘果报,终将自尝。小编只能帮你们到这里了。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xiaoman0331 2014-9-23 10:47
好赚钱哒

查看全部评论(1)

客服QQ1920008000 QQ群:85153011|导读|小黑屋| 泉天下社区 ( 鲁ICP备11020100号-1 ) 客服QQ:423432331

GMT+8, 2017-9-26 08:13 , Processed in 0.201085 second(s), 19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3 Licensed

© 2015-2016 Caogen8.Co.

返回顶部